返回網站

農民可以不賣咖啡豆改賣整顆咖啡果實嗎?這樣有比較好嗎?

一般人都會認為小農需要合作,集合採收下來的果實、處理、直接貿易,這樣做才能在咖啡業中具有競爭力和獲利能力。

而小農只要沒有連結於通過認證的合作社、杯測實驗室、處理廠和進出口單位,將永遠無法擺脫中介剝削導致貧困的循環。這種觀點可能基本上是正確的,但也有例外。

過去幾年,CRS一直在瓜地馬拉San Marcos咖啡產區的低海拔(600公尺)到中海拔(1100公尺)推行一個計劃。該計畫最初是研究抵抗咖啡葉銹病的方式,側重於支持無組織的咖啡農開始對其農場進行改革。它還將社區成員組織成小型銀行(一組15-20名成員)和社區內部貸款(SILC)。然後小組動員起來組成一個更大的網絡(10-20組)。多年來,該計畫不斷發展,解決了新問題,因為農民和CRS對供應鏈的理解也在不斷進化。

與瓜地馬拉其他地區相比,San Marcos的Nuevo Progreso地區產量較低(每公頃1400磅)。有人探討為什麼會這樣,可能包括土壤中的營養成分不適合種植咖啡,或降雨量過多(每年3000到4000毫米)引起的。該地區的大部分咖啡都是由無組織的小農生產的,他們會在農場門口以整顆果實的形式出售咖啡。

作者收集的財務數據可以預測顯示,主要導致成本高於收入、入不敷出的情況,與低廉的咖啡期貨價、相對低的農場價格、低廉的獲利率有關係。在與附近經營的幾位買家交談、並進行我們的咖啡品質標準來衡量該地區的咖啡分數後(平均杯測分數81.5分),我們推測高端的精品咖啡,不太可能成為這些農民的解決方案。

延伸閱讀:咖啡的收成方法

Los Volcanes是瓜地馬拉一家具有社會使命的出口商,負責生產和出口優質咖啡,同時為其供應鏈的可追溯性而自豪。Los Volcanes在2018~2019年收穫期間,與CRS及其農民一起運作了一個可能在該地區可行的替代商業模式。該模式利用了三種合作角色的優勢,並減輕了上面列出的一些弱點。

這個模式包括:

  1. 從CRS組織起來的小農團體,動員每周收成一次。
  2. 根據這家出口商的指示,在正確時機採收成熟的咖啡果實,然後由SILC小組進行第二階段的品質控管程序。
  3. 由SILC組成的物流系統確保所有採收的果實都被運往處理廠,物流資金由網絡商業化基金提供。
  4. 咖啡被運往安提瓜產區、並進行12小時的處理程序,農民會在SILC網絡運作的48小時內拿到報酬,扣除物流成本以補足網絡商業化基金,並將餘額發放給農民。該網絡由每個參與的SILC的代表組成,負責管理商業化基金,並根據該方法的財務和會計標準確保責任和透明度。

這種模式有很多方面的好處,由於良好的採摘果實和組織能力,農民獲得的保障比平均農場價格高出40%(扣除成本之後)。農民在48小時內以透明和直接的方式獲得報酬,現金直接存入SILC網絡的商業化基金。無組織的農民免於額外的收穫後加工處理工作,也不需要這樣做。

最後,考量到採摘果實和分級所需的精確度和注意力,農民需支付在這部分的工人人數和工資,比該地區的平均每日工資高出20%,因此,第三組人因此而受益。

反過來,按照其精準的品質控管處理標準,Los Volcanos已經能夠將Nuevo Progreso咖啡的品質提高到其基準分數以上。它還能夠識其他SILC網絡咖啡的買家。

隔年,Los Volcanes需要更多產量,而SILC網絡也在問為什麼他們多年來一直沒有使用這種模式進行商業化。隨著咖啡收購價繼續盪在谷底,原產地和供應鏈下游的參與者必須繼續檢查模式的運作方式,並進行創新以提高獲利能力。

本文由Dan McQuillan撰寫,譯自Daily Coffee News。

由成真咖啡翻譯,轉載請註明出處。